澳门新葡亰518

亟须保护的石门胜迹

  石门,位于山东省平阴县东阿镇境内。沿220国道西行,过平阴县城,至黑风口右转,在山腰水泥路上盘旋2000米,即到。这里是泰山余脉尽头,北距黄河不足3千米。当地百姓称石门为“山门”。

  顾名思义,“山门”就是山间孔道。山间孔道多为天然,此石门却是人工开凿。这座隧道东西贯通,高2.9米,最宽处5.4米,最窄处(东口)4.10米,残留长度20.80米。路基由方石铺砌,车辙痕迹深达10余厘米。可以想见当年东辚辚、马萧萧的交通繁忙景象。

  据《春秋·隐公三年》:“齐侯郑伯盟于石门。”杜注:“石门,齐地……在县与东阿分界处。”邵注:“石门,在兖州府平阴县。”光绪《平阴县志》:“石门山在城西南30里。”

  春秋前期,郑国在十二诸侯中势力强大。郑武公、庄公两代受聘周朝卿士,在洛阳帮助天子料理政务,实际掌握朝政。郑庄公(前757-前701),名寤生,雄才大略,事母至孝。“黄泉见母”的故事,就发生在他身上。后来,周桓王免除其左卿士职务,从此不朝。桓王伐郑,郑庄公率部击败周师,射中桓王肩膀。

  鲁隐公三年,即公元前720年,齐国国君釐公邀请郑庄公赴石门会盟。齐国是春秋时期大国,得鱼盐之利,国富民饶。郑庄公仰慕已久,欣然赴约。郑国国都(今河南省新郑市)距石门不足300公里,郑庄公很快赶到。两位国君歃血为盟,结为兄弟,约定相互关照,共同发展。齐釐公主动提出结为儿女亲家,以幼女许配郑国世子忽。郑世子不同意这门亲事。他说:“齐国爵高国富,不敢高攀。大丈夫自立自强,怎么能仰仗裙带关系呢!”不久,北戎侵犯齐国,攻破祝阿(今济南市槐荫区古城村),直扑历下(今济南市旧城区)。世子忽被命为大将,挑选战车300辆,连夜向历下进发,协助齐国作战。世子忽巧设计策,取得北戎元帅大良和小良首级,活捉戎兵300多人。历下保卫战大获全胜。

  距石门西口50米,有三官庙。三官,道教信奉的天官、地官、水官三神,亦称“三元”、“三官大帝”。天官赐福,地官赦罪,水官解厄。庙宇最初建于何时,无可查考。周围曾有9通碑碣,记述石门之胜及该庙历史,均于“文革”中被砸毁。现存三官庙,单间出厦,塑像3尊,天官居中,地官居左,水官居右。庙旁有道寮3间,破败不堪。昔日三官庙名气很大,周围三五十里,将妇携雏,迤逦而至,以初一、十五为最盛。2016年春,石门西口之下的小屯村恢复三官庙庙会,村民捐款纳物,蔚为大观。

  小屯村一带为“邿邑故城”,1973年确定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遗址年代上限为岳石文化,距今3500-4000年,下限在战国时期。这是原来是邿国地盘。邿国是周代东方小国,妊姓,在齐国势力西扩的压力下,南迁至邿亭(今山东微山县)立国,平阴故地成为齐之邿邑。南迁后,邿国成为鲁国附庸。公元前560年,因内部分裂被鲁国吞并。《辞海》(第6版,2010年)中提到:“平阴,春秋时齐平阴邑。……名胜古迹有北安故城、石门邑、谷城、多宝佛塔。”把石门和邿邑联结在一起,表征了二者的渊源关系,石门应该是邿地先人的杰作。

  平阴县有古八景,分别是:山水叠翠(翠屏山),石门晚照(石门山),杏坛遗响(紫盖山),碧峰仙迹(会仙山),锦水秋潆(县城南门),天井飞泉(安城),峻玉含辉(峻玉山),湖溪沉月(田山)。《平阴县风物志》载:“石门晚照,位于平阴县西南15千米,亭山头东南石门山上。周代建筑,人工开凿。石洞东西贯通,古为交通要道。薄暮时分,日色返照,赤霞从洞中透射如长虹。旧志名曰‘石门晚照’。”

  唐开元二十四年(736年),李白约杜甫来鲁中徂徕山游览,观光泰山后,又至平阴石门。杜甫赋诗一首:“春山无伴独相求,伐木丁丁山更幽。涧道余寒历冰雪,石门斜阳到林丘。不贪夜识金银气,远害朝看麋鹿游。乘兴杳然无出处,对君疑是泛虚舟。”

  (今平阴西南)人于慎行(1545-1607)也是地地道道的“石门山下人”,诗作多有涉及石门者。今录《石门道中》如下:“风雨石门道,凄凄衣袖单。人家烟树隔,山径草花寒。萧索前朝寺,荒芜何代坛。千年来往路,立马一长叹。”

  齐郑“石门之盟”距今2736年了,那时的石门已经成为名胜之地。然而,这样一座年代久远、历经沧桑的上古建筑目前却岌岌可危,命在旦夕。由于天灾人祸,无人管理,洞口坠石,顶部罅裂,石壁剥落,碎石遍地。

  石门山为沉积岩。沉积岩层理清晰,自然分离,固结力很弱。笔者曾亲手从洞壁拽出板状石块,不消费多大力气。石洞遮风避雨,壁上雀窝蚁巢,蜥蜴、蛇蝎等小型爬行动物繁衍生息。洞顶渗水,冬天结为冰锥,像溶洞中的石笋一样,一株株,一排排。水变为冰的过程中体积膨胀,因而洞顶裂隙越来越大,裂纹越来越多。

  刮风下雨时,牧羊人把羊群赶入石门洞中。羊只拉屎撒尿,其化学作用对石洞形成腐蚀。农用机械从洞中经过,强烈的震动,加速岩石罅裂,动摇稳固性。据当地人说,两年前,一台挖掘机穿越石门,将西首顶部岩石撞下一大块。这又是石门损毁的人为因素了。

  目前,青兰高速公路泰安至聊城段开工建设。这条高速公路从石门东口数百米处经过。2018年通车后,将有更多的人员和车辆穿越石门,滋生更大的灾害。一场烈度不大的地震,一台大功率的农用机械从洞中驶过,就可能导致石门塌陷,訇然之间化为乌有。这绝非耸人听闻。

  石门是不可再生的上古遗物,附近沉淀着丰厚的遗产,是地域文化的符号。它曾经属于古人,现在属于我们,将来属于子孙后代,不能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。笔者呼吁相关政府部门重视,热心人士关注,并提出如下建议:一、确定文物级别,树立保护标识;二、采取加固措施;三、禁止机动车通行。

上一篇:盐城大丰:促进文化旅游协调发展打造文化日志

下一篇:新词俚语入诗词须有“度”